Feeds:
文章
评论

Archive for the ‘变态佬講古’ Category

就会变成:

鸡鸭大盗双剑合璧,横扫鸡寮鸭寨,鸡啼鸭叫。

Advertisements

Read Full Post »

Miss了祥云

大约是八年前,当时我应该还是正在念大学的时期。一天,我和大舅舅在聊天,我问道:“为什么中国要霸着西藏,西藏有什么好处?不让它独立?”

“你去过西藏么?没有,所以你不懂。”这是大舅舅这么告诉我的。

昨天我把D70带到公司,想着要去参观和拍马来西亚奥运火炬(祥云)传递。午餐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chen jie可能会有兴趣,所以便马上摇了个电话,无奈,线路超级差,只好短讯给他。

接着,我甚至邀我的头头一起共犯,看看能否‘提早下班’,到KLCC去看这个难得在马来西亚出现的盛会。很可惜的,天不作美,下午四时半左右开始下雨。这次的机会只好作罢。要不然,也不会有这个‘闲情’去把这些吉蒂猫的倩影摄进D70。

其实我真的不懂西藏和中国有什么纠纷,我只是觉得,为什么一定要把运动和政治挂钩?这群‘藏独’的朋友们,在这段时期的阻挠行为,和一个争不到糖果来吃的小孩在耍别拗有什么分别?难道他们会因为你们的小小阻挠而不举行奥运吗?如果是的,你们早就应该独立了。

再说,一个精神宗教领袖,一个不应该是政治人物的人为什么一定要搞政治?当宗教和政治结合在一起的时候,和古罗马宗教时代有什么分别,还有民主可言么?

我不懂,因为我不曾到西藏,也不懂那边的情形。

Read Full Post »

经过了漫长的反风卷席,事情也告一段落了,现在只等他们把成绩单呈给人民。我们也有我们应该关心的事。

一两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准备这个主题,后来因为大选来临而被我搁置,这个好像是借口。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白色污染这个新词。若真要解释,这个会是一篇很长的文章。我就直接进入重点:

白色污染就是塑胶垃圾所造成的环境污染。

我不懂这个名词是从哪里传来的,不过马来西亚好像都有好多的‘红色污染’。不管什么颜色都好,无法被降解的塑胶物品都应该属于这一类。

地球是我们向我们的子孙借来的,我们得好好保护。我没有统计过大马的塑胶物品使用率,不过我相信应该是一个很惊人的数目字。回想一下,今天一共制造了多少个塑胶垃圾?这些垃圾在10年,20年,100年,或是我们已经离开世界的时候,它还是好好的‘活着’。

我记得有一个很有趣却很有危机感的IQ问题:

什么龙最长命?

– 保丽龙

在这里,我呼吁大家:

  • 去‘血拼 shopping’前,自备环保袋。
  • 多使用环保袋。
  • 把塑胶物品丢到‘recycle’垃圾桶。
  • 减少使用/索取塑胶袋

无论如何,请花五分钟的时间观看以下的视频,让他们告诉你。

注:此宣传短片是由厦门大学的减袋小队所制作。
如果这个视频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留言告知,我见到留言后会马上摘下

如果你们愿意的话,请把这个讯息传出去

Read Full Post »

吃好好吃的海鲜tomyam汤后,千万别让自己醉了。

Read Full Post »

治好

报告不想写,文件不想烦,头头也不在。看了好几个部落格,好几篇在线漫画。猛然想起我的自言自语好像治好了,没有经常自言自语了。

我不是归隐,也不会有这个需要。工作时间没有变,工作岗位与范围已经开始更改,不是升职。我已经正式着手管理的工作,所以现在我工作的时间通常都是排在开会,讨论等等,没有什么机会好好的坐在自己的座位。最近公司正准备着2008年的计划,有可能会重新安排所有的高层,所以工作的进度都放缓了。

8||– … … …

刚刚从一个紧急会议回来,撒了一回的太极,走了好几圈的花园,完毕后头头告诉我,小组内的另一位资深同事也要跑了,剩下的是头头,一个十五个月以来没有超大事情都别找他的经理,我,还有四个不算新丁的新丁。

这个时候,昨天再萌起的寻找新工作的感觉,更强烈了……

Read Full Post »

北马三十二小时,接着1214在新博客聚,然后是三游椰壳洞。这个月北上南下,上中下半岛外加一个小岛都留下脚印。妈妈电话中也投诉过于好动。怎么都好,2007落幕前,能够及时把脚印就在多个地方,一大乐事也~

1214在新博客聚

因为公司要我们在北马讲座会后马上到泰国曼谷受训,所以只好先游吉隆坡,到移民厅搞搞护照,后来在临出发到曼谷前一天,公司突然说延迟(后来取消,因为他们已经安排了导师过来马来西亚)。既然如此,我的假期便照旧咯。然后,一句“要不要去新加坡?”就这样,我就和胡兄南下踩场。

1214(星期五)凌晨两点钟,胡兄告诉我,还没有买到到新加坡的巴士票。当时我闭着眼睛,躺在床上,咦咦哦哦的回答这通电话。接着,早上十时,一个亂語胡言和一个自言自语就这样南下踩场了。

抵达新加坡的时候,天空这下着雨,时大时小,就好像和我玩一样(还是被它玩)。两个人,冒着雨,从一个建筑物,窜到另一个建筑物。我好喜欢新加坡的 国家图书馆,感到好美好美,很elegant的感觉。然后,阿姐(其他人别乱叫她阿姐)终于出现了,我们三人行的向聚会现场前进。这次我到了一个地不熟的岛,生怕自己会失踪,所以跟的胡兄和其他博客们紧紧地。

聚会现场,在新的大马博客让我感到和在大马的聚会没有分别。或许大家都在虚拟世界中互相认识,也都说这同一个话题,没有让我感到陌生。只是我真的要说:“辛苦你们了!”我知道这只是一个新的薪火,很期待下一次的相聚的日子(如果我有机会/时间再踩场的话)。

dsc_0065.jpg

三游椰壳洞

第一次,和前女友一家人
第二次,和一群马来同胞,挑战水路。
第三次,和博客一起

0730 – 隐约中听见客厅的手提电话在响。奇怪,天怎么这么亮?OMG,我迟大到了,什么时候了?接起电话,便一直道歉,另一头就一直听见hanz说冷静冷静。然后和他盘算了一下行程,觉得只要我在半个小时内会合这部还留在PJ的车子,应该还能够连接昨晚我们算好的行程。

接着,电话又响了,拿着牙刷,跑到客厅,电话并没有显示是谁的号码,刚才检查miss call的时候,这个号码好像见过。aiya,究竟是谁,人家要赶着出门,接过电话,凭着声音,agar-agar知道是他,随便敷衍了她几句,便赶快洗刷,要不然真会拖慢行程。

0940 – 抵达椰壳洞,还好,和预定的时间相差不多。然后就有两批博客分湿路,干路的进入椰壳洞。和第一次比起来,椰壳洞越来越干净了,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时候,两旁的把手都铺满了蝙蝠粪,不过这次很干净。会不会是蝙蝠减少了?

1240 – 水路的八位博客终于出山了。

1330 – 我们抵达金宝,去吃面包鸡。大家都饿了,我们吃了三个面包鸡(两个加里鸡,一个药材鸡)。

1530 – 我们到了Lata Kinjang瀑布,这次大家一包两包的再一次爬楼梯到瀑布的上游。还好平时在家都是跑楼梯的,所以脚还能够承受啦。不过,t-shirt 牛仔裤到瀑布的就见得多了,加皮鞋的就少见了吧?

1745 – 因为有一个不能缺席的晚餐,我和jasmine,sheali约好了要提早回到吉隆坡。其他人原本是预定要到瓜雪吃晚餐,看萤火虫的。后来发现到原来没有人能够带路到瓜雪,只好放弃瓜雪。

2000 -当我们这部车子驶出sungai buluh的时候,发现碰见其他两部车子。就这样,他们瓜雪去不成,去吃火锅。我不好意思再要sheali饿肚子先载我到PJ,便在附近下车,搭另一个朋友的车。

Read Full Post »

这个算是每一年年终前都会有的一个惯例话题-回顾。我相信2007年对大马博客来说算是一个转折点。先有博客被控、再来都是女人事件、然后猴子言论、更有国歌窜改;大马部落也举办了首届大马中文部落格祭、先后有了四次的大型博客聚、、在新博客聚、无数次的摄影游、小茶会,花边新闻更是多不胜数。想起当时胡兄当时所提出的“只联谊,不联盟”概念,大马的中文部落格界就这样多了一群愿意当先锋的博客们。

因有幸成为这个转折点的见证者和参与者,也让我的2007年成了我个人的博客年。我的博客圈里,第一次见面的博客们是因为那个千里寿司之约,接着让我遇到了好多好多的校友、大学的学长。也因为这样,我和博客们一起把脚印留遍几整个大马半岛(玻璃市没有我的脚印)。部落格就像是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交汇点,从文字上的交流,逐渐的成为真实的朋友。

大马部落的回顾不是我所能写的,因为我并不是核心人物,虽然我曾经让很多人有这个错觉,呵呵呵,抱歉了。在一个周边的人物来说,看到他们执着,追求,好多次都被他们的努力所感动(男生也可以使用感动这个词吧)。

无可否认,我曾萌起离开自言自语的感觉,至今亦然,说没有不舍得是假的,所以自言自语存于半生不死的状态。或许这只是一个循环、或许这是一个休息期、也或许会就这样静悄悄的消失。人来人往,博来博去,况且一个无名小卒?

愿2008将会是一个康庄大道,让博客界迈向更成熟、更巨大、更完美。

ps:我不懂这个算不算是一个回顾,总觉得好像不是。怎的都好,现在的脑浆没有这个能力去思考这个。或许突然会更改题目。

Read Full Post »

« Newer Posts - Older Posts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