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eds:
文章
评论

Archive for the ‘生活小品’ Category

抗拒

心里痒痒的,手心温热的,手指蠢蠢欲动,总是让眼睛看的心慌意乱,如果不被世俗所约束,心中的道德所衡量,我……

(更多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花钱

地点:Mid Valley

动机:花钱

逛了两个小时,竟然没有一点咚咚可以从我这个死人‘孤寒鬼’(吝啬鬼)的口袋挤出一毛钱……

还以为这次又这样让Mid Valley赚了我的RM1.50的parking费用,谁知道偏偏看到了……

(更多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心·知道

最近一直没有什么新的文章,只不过是因为最近真的没有什么好记载的。上班的生活是枯燥,是以也没有必要记录在《自言自语》。

上个星期,有人忘了带地址到了新山的新马博客聚。我好几个月没有回到怡保了,加上这次有顺风车。家人和博友对我来说同样重要,只是这次我选了家人。

上个星期四,公司宣布了薪金调整和花红。这次的数目字看起来好‘可观’,比起去年看到拿不到好多了。看着那几个数目字,心里开始盘算着之前所定下的计划及费用,扣除了所有卡债,看来也所剩无几。

接着,和父母商量要装修怡保家里的厕所。家里还是使用蹲式的马桶,石灰地也相当的滑。爸妈年纪不小,便告诉他们,把它装修,看看需要多少费用,应该可以cover的。当然,还得看他们愿不愿意去装修。

然后,和妈妈到超市去‘血拼’,想着要顺便添购家里的一些日常用品,粮食等等。妈妈却告诉我说家里的东西都还很足够,所以这次的‘血拼’,并没有流血。看来只好在吉隆坡买了,然后寄回去。

我知道爸爸和妈妈很疼我们几兄妹的。星期五晚上,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收到的‘风’(她是不懂上网的),问我最近是否压力很大,并很关心我的工作情况。我知道这次得好好的告诉她,免得她胡思乱想。压力是有的,而且也相当的沉重(起码我自己是这么觉得)。最可怕的是,妈妈竟然问我,你在公司究竟是做什么的。差点昏倒,可这也是我这个儿子没有好好的和她沟通,让她白操心了。

星期六下午,我故意找了一些理由,和爸爸两个人一起到附近跑跑。爸爸他告诉我不必太担心家里,要我们几兄妹好好的计划自己的将来。一直以来,爸爸都很少会这么告诉我的,老爸他是爱在心口难开的人。这次他这么告诉我,相信他也开始对我们几兄妹放下心来了。这次,我也这么告诉爸爸:“别担心家里的生计,也别太担心妹妹,我会看着她的,现在就让她自个儿去闯闯,让她自己做决定,享受自己做决定的结果。毕竟她不再是一个小孩了。至于大哥,他本身有自己的计划,应该不必操心,弟弟嘛,他的思想也很成熟,而且有什么事他会和大哥商量地”我和弟弟的关系本来就不融洽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都应该知道什么是应该的,什么是不应该的,不再是小孩子气的了。

原本这次我想要让自己奢侈一点点,买一点咚咚奖励自己,安慰自己。看来,没有这个必要了。

Read Full Post »

还活着

只是躲起来了……

Read Full Post »

“如果神仙给你这三个,你选哪一个?”

“钱。”没有多少考虑,我就这么回答他。

我不是钱的奴棣,严格来说,应该不怎么缺钱,可是却又偏偏的如此缺钱。

知足就好,有朋友对我这么说。我知足啊,只是我想要更好的。

我要的是平凡的生活,而不是贫烦。钱没有办法买到健康和感情,真的如此吗?当一个人不再需要操心明天的时候,他的心情会是怎么样的?当一个人的不再为明天而在公司受气,他的感觉会是怎样?当一个人没有了生存下去的烦恼、没有了工作的压力、多了更多的心思去照顾家庭,照顾自己,那么健康,感情会不会来?当然,前提是健康在这之前没有垮下。

不懂,或许我就是这么‘死桧’。

Read Full Post »

小孩

不懂为什么,最近脑里一直浮现这个主题,而且和小孩的思想和行为有很大的感触。无论当时的心情如何的糟糕,看着其他朋友的孩子,有一种软化的感觉,会觉得其实不是那么糟糕的。

和小朋友在一起玩,虽然只是一些从懂事以来就不曾会在想过会玩得游戏,看到小朋友那种高兴的表情,那种无邪的笑声,那个活泼的身影,真会从心里笑出来,任何烦恼都可以抛诸脑后。

Read Full Post »

意外的电话

电话响了,意外地发现竟然是一位几年来只有我单方面主动联络的大学同学,真的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,竟然会主动联络我。

匆匆的接听后,才知道原来她一个人在驾长途车,还有一段时间才到家。

结果,我们聊了将近40分钟,她也到安全到家了。也很庆幸她没有被警察叔叔抄牌,因为她没有使用免手提。

Read Full Post »

Older Posts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