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eds:
文章
评论

Archive for the ‘自言自语’ Category

汪汪叫

我:woou woou~ woou woou woou (想象狗汪汪叫的声音,想象类似可爱的大狗的声音)
A:……
我:没有理由……
A:???什么东西?
我:没有理由你听不懂我在叫你,你明明就是这么狗……

========= 我是分隔线 =================

我:woou woou~ woou woou woou
A:别在那边吵死人
我:哇!我都说你很狗的啦,这样都听得懂

========= 我是分隔线 =================

我:woou woou~ woou woou woou
A:miao miao miao……
我:哇!你好利害!这么狗都能学会猫话

========= 我是分隔线 =================

我:woou woou~ woou woou woou
A:woou woou~ woou woou woou ~ woou woou~ woou woou woou
我:怎么样,说会自己的语言,是不是很感触?

========= 我是分隔线 =================

我:woou woou~ woou woou woou
A:狗人,死远一点。
我: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……

========= 我是分隔线 =================

我:woou woou~ woou woou woou
A:你又想怎样……
我:没什么啦,想要帮你回忆起你的本性

后记:我没有要侮辱狗的意思,其实我很喜欢狗狗的。

Read Full Post »

抗拒

心里痒痒的,手心温热的,手指蠢蠢欲动,总是让眼睛看的心慌意乱,如果不被世俗所约束,心中的道德所衡量,我……

(更多…)

Read Full Post »

自己的生命靠自己保护

这句话是从最近才出现在我的‘必看’漫画名单:《特殊救难队》。

光看漫画的名字就知道这漫画的主题是救难。当然,典型的故事内容还是有穿插了人事、感情世界等等。自己的生命靠自己保护,多么简单却沉重的一句话。

翻开小学的毕业纪念册里,看到有不少的同学写:

靠山山会倒,靠水水会流;
山水不可靠,自己最可靠。

我不懂他们给我这个留言的时候究竟有多了解这句话的意义。同样的,我当时也觉得很好看,觉得是很‘劲’的一个句子,我也把它留在不少朋友的纪念册里。

自己的命运、自己的未来、自己的幸福、自己的快乐、自己的生命,除了靠自己,有时候还是可以和朋友共度、共创、共闯的……

Read Full Post »

心·知道

最近一直没有什么新的文章,只不过是因为最近真的没有什么好记载的。上班的生活是枯燥,是以也没有必要记录在《自言自语》。

上个星期,有人忘了带地址到了新山的新马博客聚。我好几个月没有回到怡保了,加上这次有顺风车。家人和博友对我来说同样重要,只是这次我选了家人。

上个星期四,公司宣布了薪金调整和花红。这次的数目字看起来好‘可观’,比起去年看到拿不到好多了。看着那几个数目字,心里开始盘算着之前所定下的计划及费用,扣除了所有卡债,看来也所剩无几。

接着,和父母商量要装修怡保家里的厕所。家里还是使用蹲式的马桶,石灰地也相当的滑。爸妈年纪不小,便告诉他们,把它装修,看看需要多少费用,应该可以cover的。当然,还得看他们愿不愿意去装修。

然后,和妈妈到超市去‘血拼’,想着要顺便添购家里的一些日常用品,粮食等等。妈妈却告诉我说家里的东西都还很足够,所以这次的‘血拼’,并没有流血。看来只好在吉隆坡买了,然后寄回去。

我知道爸爸和妈妈很疼我们几兄妹的。星期五晚上,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收到的‘风’(她是不懂上网的),问我最近是否压力很大,并很关心我的工作情况。我知道这次得好好的告诉她,免得她胡思乱想。压力是有的,而且也相当的沉重(起码我自己是这么觉得)。最可怕的是,妈妈竟然问我,你在公司究竟是做什么的。差点昏倒,可这也是我这个儿子没有好好的和她沟通,让她白操心了。

星期六下午,我故意找了一些理由,和爸爸两个人一起到附近跑跑。爸爸他告诉我不必太担心家里,要我们几兄妹好好的计划自己的将来。一直以来,爸爸都很少会这么告诉我的,老爸他是爱在心口难开的人。这次他这么告诉我,相信他也开始对我们几兄妹放下心来了。这次,我也这么告诉爸爸:“别担心家里的生计,也别太担心妹妹,我会看着她的,现在就让她自个儿去闯闯,让她自己做决定,享受自己做决定的结果。毕竟她不再是一个小孩了。至于大哥,他本身有自己的计划,应该不必操心,弟弟嘛,他的思想也很成熟,而且有什么事他会和大哥商量地”我和弟弟的关系本来就不融洽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都应该知道什么是应该的,什么是不应该的,不再是小孩子气的了。

原本这次我想要让自己奢侈一点点,买一点咚咚奖励自己,安慰自己。看来,没有这个必要了。

Read Full Post »

“如果神仙给你这三个,你选哪一个?”

“钱。”没有多少考虑,我就这么回答他。

我不是钱的奴棣,严格来说,应该不怎么缺钱,可是却又偏偏的如此缺钱。

知足就好,有朋友对我这么说。我知足啊,只是我想要更好的。

我要的是平凡的生活,而不是贫烦。钱没有办法买到健康和感情,真的如此吗?当一个人不再需要操心明天的时候,他的心情会是怎么样的?当一个人的不再为明天而在公司受气,他的感觉会是怎样?当一个人没有了生存下去的烦恼、没有了工作的压力、多了更多的心思去照顾家庭,照顾自己,那么健康,感情会不会来?当然,前提是健康在这之前没有垮下。

不懂,或许我就是这么‘死桧’。

Read Full Post »

反常

ps: 写写下,发现都是和公司有关的。希望看官的别闷着了

1100,回到公司。仔细看看自己的座位,发现其实满乱的。文件纸张东一堆,西一叠的。看着时间还早,便萌起收拾的念头,以后走人的时候也不必收拾这么久。结果发现了好一些有趣的:

好几个系统的用户需求文件。发现一些系统好像还处于‘正在进展中’的阶段;一些好像将要重新启动;一些好像被用户要求‘暂时’冻结。然后再看看文件上的日期:都是去年10月以前的……

不小心看见头头去年替笨蛋申请升职的信件。不是我去偷看,而是头头不小心把那个草稿给当成Recycle Paper,背后是我和他讨论时候所留下的鬼画符。aiks……

最有趣的应该是,有好多文件的日期都是在我还未加入公司前的,为什么会在我的办公桌?

连续两个星期发现笨蛋(职位+薪水)和现在的草莓大哥们(薪水)都比我高多了,工作量却比我少之又少。心里非常不平衡了!收拾完毕,便顺便检查邮箱,看看最近的会议记录,免得再次的被太极拳伤到

“你现在没有时间再作文件的工作的,下次会议带他们其中一个去吧,把文件交给他们去做。”忽然想起头头上个星期这么对我说过。静静的想一想,我去年70%的工作,在今年好像被分开给了2+2的草莓大哥了。两个直接接手50%的工作,另外两个接手20%。大哥们现在都好像很不得空似的,每每都是meet不到deadline,最高兴的还是只是迟一天。如果我再带一个草莓大哥陪我一起出席会议,那个草莓大哥会不会变成只是有时间做文件的?再说,我只是他们同阶级的同事,还是一个薪水比他们少的同事,而且他们‘看来’又这着忙。看见他们我已经‘眼怨’了。

是的,要换工作了,虽然七月尾会有薪金调整和花红,可是我都没有什么好期待的。路上听到的消息(来源相当可靠,可信度达80%),今年有资格的到花红的,应该只有超少数的头头的头头觉得是‘超级员工’的员工。至于薪金调整,不可能会调高30%(调高这个巴仙率,我还是比草莓大哥还没有调高的薪金高一点点)。

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招来的,我不会怨命,只怪自己没有好好的珍惜自己。

Read Full Post »

多了个外号:“Mr. Meeting (会议先生)”

收到美女的短讯:汽油暴涨至2.70马币

虽然我在博客界里有相当多的化名,我还是很喜欢爸爸给我的名字:义俊。今天下午的会议开始前(其实我迟到10分钟了,但是会议还是刚好要开始),一个朋友看着我,说到:“you again, every meeting can see you又是你,每个会议都能见到你

另外一个其实才是每时每刻都在会议的家伙:“hehhehe… that’s why we can call him Mr. Meeting 嘻嘻……所以我们可以叫他会议先生

接着,这句才够力:“then when he work? 那么什么时候他才工作?

是的,我也不懂我什么时候才工作。平均每天我的屁股贴在自己座位的椅子应该不超过一个小时。我不想,我也很想知道。明天的会议安排也是满满的。

下班回家途中下大雨。到家后,发现雨水从窗口渗透进来,搞得我的客厅和办公室‘铺’了一层浅浅的水。如果家有小孩的话,相信他们一定很高兴的。因为可以在家玩水…… (有没有听见乌鸦的叫声?)

整理好‘灾区’后,才想起今天还未看‘新’闻,然后看了当今大马的汽油暴涨的新闻,里面写道:

在新津贴制度下,政府每年将为2000cc引擎以下(不包括2000cc在内)的小型轿车提供625令吉的现金补贴。这相等于800公升的汽油津贴(即800公升乘以78仙计算)。
至于250cc的电单车,则每年将会获得150令吉的补贴。

受影响的人士,将可以在2008年4月1日至2009年3月31日期间更新路税时,通过汇票(Postal Oder)方式获得有关补贴。

这只是暴涨连锁的其中一个起点,柴盐油米,能够被吃进肚子,不能够被吃进肚子的,会暴涨50%(或以上)已经是预料之中。看来得努力多找几个钱~

Read Full Post »

Older Posts »